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DIARIES( 24 )

呵呵, 很久没写琐事了 2007-2-3


呵呵, 很久没写琐事了 2007-2-3

关于人的思维,
哦, 确切的说, 应该是关于我目前的思维.

最近看东西变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要发疯了.
当我正面看东西的时候, 会在,
一个瞬间, 感觉已经从四面八方看到了该物体.

当我有意闭上眼睛的时候, 我几乎可以重现最近所看到的事情.
这有点不可思议, 但这的确不是很对头, 我真担心, 会不会发疯...

但是有一点是相当有好处的, 现在看书记东西很有效率,
虽然不能过目不忘, 但是真的很容易就理解文字的意思和思想.

shawl.qiu
2007-2-3 0:52:24
[PR]
by shawl_qiu | 2007-02-03 01:50 | DIARIES

难以下笔,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

难以下笔,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

阿来走了......................................................................

shawl.qiu
2006-9-12
[PR]
by shawl_qiu | 2006-09-12 15:36 | DIARIES

2006-8-30 养了一只小狗狗

2006-8-30 养了一只小狗狗

今天到朋友家, 打算帮他弄好一下系统.

结果没弄成, 电压不稳定, 要格盘呀, ghost 呀. 一堆危险操作.

所以呗, 就定在晚上10点后再弄.

刚进朋友家门时, 发现了一只小狗狗, 很好玩的样子, 逗了一下才进门.

那时朋友没在, 跑隔壁串门了, 他老妈去喊他回来.

呵呵, 先跟朋友老爸在客厅喝茶, 谈些阿扁长阿扁短的台湾话题.

结果又发现了一只小狗狗, 也是挻逗人爱的那种, 呵呵.

顺便说了一下真羡慕他家有这么两只好玩的小狗, 我说前段时间真想弄只养养, 结果总是没行动呀...

朋友他爸当下就说了, 拿一只去玩, 呵呵, 开始我还真坚持不要, 不过朋友他妈也说了, 拿去吧, 一时养两只也挻麻烦的呢.

然后么, 俺就顺理成章的抱走一只...

现在那家伙在门外ee哦哦的叫个不停呢, 大概是刚到陌生地方, 比较胆怯吧.

嗯, 给那家伙起了个名字, 叫 "来".

喊起来容易, 意义也不错哦, "来"快来呀. 多有趣...

这个...一时也想起了我丘丘上的网名.

记得以前在丘丘里, 有一个技术群某只人大声嚷嚷, 没人在呀, 快帮帮忙呀.

我就回了, "没人在"...我的网名就叫 "没人"...

shawl.qiu
2006-8-30
[PR]
by shawl_qiu | 2006-08-30 16:58 | DIARIES

2006-3-8 Wednesday Nice 人需要面对自己,去虚荣

2006-3-8 Wednesday Nice 人需要面对自己,去虚荣

今晚心神不定,外出。

到后陇,首先经姑姑家,门关着。
想看看阿琛在不在,和上次,去了两次,都没在。
接着转到培明家,呵,又没在。为什么又呢?因为前几天到他家时,也是没在。
他父母说,到玉窖了。不知是他父亲说的还是他母亲。
打电话问了一下,在泽羽那,泽羽是初中的一个同学。
他说要回来,我答过去,应好。接着再打电话给伟根,没接。

到了泽羽那,坐了一会,谈了一点东西。
知道培明10号要到成都,据说是去参观一个“糖酒”会。
泽羽坐了一会,然后忙他的纸钱。
我和培明坐了一会后,告辞,到培明家接着坐。

到培明家后,坐了一小会,帮他 "Full Version" 了“汉语大辞典”。
然后我的手机响,是伟根。
前一会我打电话给他,没接。应是虚荣心做怪。
我说在培明这,不过有点晚,就不过他那了。他说刚才没接是有和伟敏在讲电话,很巧么?
最近几次谈话中,好像撒谎的次数不少。 如果他这个心态不改的话,这位朋友会让人担心的。
然后我挂了电话。
再过了一会,伟根再打电话过来,呵呵,再问我在哪,答在培明这,他说一会也来。

过了有一会,伟根过来。
接着的表现实在是有点差,全然当自己为中心。朋友呀,你很让人担心!

期间谈了几次话。
知道他农历二月初二有到广州,迁回户口,落在饶平。
他表示十一点得走,买包子给他弟弟食用,还说只有十块钱,且是向他妈妈要的,他赚的钱用光了。还是很让人担心.
十一点到,伟根回去,问我走不走,我说再坐一会。
然后他先走了,我再坐了一会,大概两刻钟后回家来。

观察点
伟根今晚的表现很让人反感,有:培明(一点),培明的父亲(有点),培明的母亲(很有点),培明的妹妹(不明),我(担心这位朋友)
培明的妹妹现在的年龄应属情窦初开,某觉察对某“好像”有点好感,无视。
我在培明他家里,形象应该还属正面,应只是“好转”了一点。
始终无法看透培明这个人,隐藏得太好。
文字有时,像把利剑。

Stabx
2006-3-9
[PR]
by shawl_qiu | 2006-03-09 01:41 | DIARIES

2006-2-23 Thursday Nice 季父·电话·黑客

2006-2-23 Thursday Nice 季父·电话·黑客

中午一点左右。
电话响。
我:喂,你好。
季父的声音:阿X啊,我有一个朋友,电脑公司的,需要你帮点忙。
我:好。
季父的朋友(以下简称季朋)接过电话:喂。
我:你好。
季朋: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
我:什么事呢?
季朋:网上啊,有一种撞球的游戏,财钱的,跟六合彩差不多。
我:哦。
季朋:有一个老乡呀,在网上贪玩,输了十几万,你看看有没有办法,攻入他们的网站。
我:没办法,我不是职业黑客,你得找这些人。
季朋:听“X总”(称呼季父)说,你是专业弄这行的。
我:我是专业,但不是专这行,你找职业黑客啦。
季朋:哦。。。。挂机。

分析一下。

1. 季父不该这么唐突的打电话过来,起码得先和我交流一下。
我会的话,帮;不会,那就不必提到我,否则,只会让自己丢脸。
可以看出:季父做事欠缺思考。

2. 我不会,那间接让我得了一个负面的形象。

3. 如果我会,在没经过缜密思索下,会帮。
后果: 犯法,让季朋有我的把柄。 季朋知法犯法。
间接损害季父的声誉。
从公安局的人身上,我得不到好处。
从受害人向上,我得到好处。
但我可以入侵他们,何必帮受害人,自己摆平不是获利更多。

得出:做这件事担的风险太多,幸好不会。

后果:季父丢了点面子,我避过了一个可能发生的危险。

Stabx
2006-2-24
[PR]
by shawl_qiu | 2006-02-24 02:39 | DIARIES

2006-2-13 Monday Nice 嗯...这个嗯....

2006-2-13 Monday Nice 嗯...这个嗯....

这个今天呢...这个...
这个标题呐, 这个开头呢, 这个呀...
要说什么瞭, 已不是腼腆的人嘞...

说吧, 就是这个虫子呐, 这个知道哈, 这个事实啦.
这个什么...

疯,无条理,没言语。

好吧,清楚明了的叙述吧。

这个呢,以前,在Blogone 那边。
建了一个博客,设计得有点鲜艳吧。尔后,吸引了几双眼球,一叫恩淑,一叫错阳,一叫什么什么的?忘了。
现在,主要是讲恩淑的吧,绰号虫子,姓刘,也叫刘虫。
其实我也不记得怎么着怎么着的就和恩淑联系起来。。。联系起来。。。
疯呀,抓狂,好像是空气一样冒出来,不知道从何说起。
大概吧,来个大概吧。
之后不知咋的,加了丘丘。
不知出于何因,恩(恩淑简称,老打两个字重复我烦)以为她比我大。这人就顺势装糊涂,小就小了,又没损失什么,反而乐得偷偷笑。
但据我估计,她大概也要比我老妹小两岁,老妹今年大奔毕业,而恩应该是大一或大二.
就这样在QQ上碰着的时候,扯谈啦,我以一项橐型的小弟弟,洗脑式的猛喷大道理,大概就这个样赢得恩的好感了吧...去年的事. 期间有一小段时间我没碰丘丘这东西.
然后为了颜,把手机号电话号真名呀都公开了, 连哪年蹦出来的也放在JP博客上,还有其他一些.
这个"姐姐"也随之知道我的手机号,但这人懒,之前没来过我博客,也就不知道真情.
随之我对丘丘这腐败的家伙厌恶的加剧,和对颜厌恶的加剧, 就较少碰这个腐败了.
有可能是这原因,就和恩用SMS联系起来.继续用小弟弟这角色.
其实嘛,在事实上,我没有什么印象有说过我几岁之类的,恩好像也没问我.只是我这"姐姐"一叫,估计脑细胞转动也减缓了.
然后呀,然后呀,这样持续了好长一些时间,直到昨晚吧.恩大概无聊的出常了,跑到我博客上观望,发现了该发现的.我可没想刻意隐瞒.
其实嘛,知瞭就知呗,又没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原因...不过...哎,可能对恩有点震撼吧.前些日,在一篇日志里写了对恩我可能当成影子了,什么什么的,可能有点笔重吧.
这样子,恩在昨晚凌晨四点多,发信息告诉我,暂时不要联系,需要调整.不以为然...
今天告知,她知道真相...什么真相呀,事实而已嘛.
心碎呀信任的人欺骗她呀...人就是容易动感情脆弱呀.哎,叹.

希望恩,不要因我的原因而不开心.我能做的,也只能如此.

网恋呀异地恋呀什么的,一边凉快,我不想自己找难受.
其实嘛,为什么我会用这种柏拉图式的文字交流,大概就是想要一面镜子,可以看着自己,又伤害不了自己吧.如果因此而伤害到人,我深表歉意.

Stabx
2006-2-13
[PR]
by shawl_qiu | 2006-02-14 00:43 | DIARIES

2006-2-12 Sunday Nice 元宵游灯...哈哈哈

2006-2-12 Sunday Nice 元宵游灯...哈哈哈

嘿嘿, 早上就被家里的忙乎声给弄醒啰.
妹今日要去上学了, 十点半左右的火车票.
嗯嗯, 我没起来送她. 有点...内疚, 她傍晚七点左右到广州.
依稀中, 听到奶奶也来送妹.
过一会, 听到父母亲, 吵. 唉, 长这么大人, 老吵, 烦了, 麻木了, 见怪不怪了.
究其原因, 99%归父亲, 一个人若没有坚定的意志力, 遭殃的是身边的亲戚朋友, 我的人生经验.
一个人若太纵容他人, 势必会自食恶果, 也是经验之谈.
他们大概九点多一点就出发了, 忙的、送人的、回家的。

十点钟起床,看书呀,到中午十二点,自己动手弄吃的。
然后继续看书,大概两点多一点,理发。嘿嘿,昨天那理发的师傅听说跟老婆开战了,没营业。据说是赌。今天去了,有营业,唉,谢天谢地,我这头发有着落了。
理完到奶奶那串了一下,说了几句话回家。
继续看书,这人有点书呆子吧,老看书。不会,不是呆子,有点书虫的味道。
下午都不知几点,母亲回来了。
哎,孝敬那个什么什么的神,都不知道叫什么。这地方,一年有不只一半的天数有什么祭拜的,见着都烦。见着那么多吃的,烦死了。这人是个节欲者,每餐主食一碗,无论什么。

到了傍晚的傍晚,听着奶奶来了,坐,我沏茶。是个茶虫了,对这门有点了解,起码知道茶道分中国茶艺和日本茶道。
奶奶只喝了不多的几杯,多的是茶虫给贪杯了。。。

不多会,那个什么祭完了,饭也就可以吃了。呼,其实嘛,这祭拜如此繁复,大概是以前的人难得有顿丰富的餐饮,就籍着孝敬神灵再满足胃口,又不会落个奢侈的称呼。不是有“先敬神,后敬人”一说嘛。就这个理吧。不过,现在这时代,很少人会饿馋吧。

吃好饭后,继续沏茶,今晚老妈弄的米饭太过干了,奶奶吃不了。只吃了那像汤圆的又不是汤圆的什么,然后吃了几口饭。
聊着,说到今晚可能有游灯,哦,又来。。。

正月初九那天,是我们这的传统节日,人山人海的,热闹。这天是真正的大日子,也有游。。。。不知道咋的称呼,大概就叫游神赛会吧。不过确是热闹非凡。且今年我刚好排到敲锣,开始是有点兴奋,有点高兴。哈哈哈。。。
那天早上六点就起床了,然后就去集合了。
不过早上早早的起,等来的却是不到十分钟的路程就结束了,好不失望。让我大意就这么简单。
殊不知,下午可把我累坏了,走的路。。。长一个字,辛苦很多个。从那天下午二点直到大概五点。
且那个锣。。。真是有苦无处诉呀,重的手麻麻,我一人从头到尾一直拿着敲着。结束后才发现右手拇指内侧起水泡了。 而且耳鸣了三天,嗯,手臂酸了大概二天。我是准运动员嘛,肢体方面还是行的,不过耳鸣确实吓了我有一跳,不过还是好了。

所以嘛这个彻彻吓,有点不乐意。。。
只说了半个不字左右,奶奶板起脸,吆喝了我一下,说去,讨个吉利之类的。。。
得,这人一点也不谜,但还是装乖巧。
茶不多会,奶奶回了,我洗澡,然后就出去溜达一下,探听情况。。。
得知今晚确实有游灯,呼啦,顿时感觉我的耳朵又嗡嗡作响,手臂发麻。
然后串了一下奶奶的门,回家准备战斗。
拿了一双手套,打了两个电话。
一个给好友,告诉他今晚这边又热闹了,他说来。
一个给表姐,通知明天我和奶奶到她铺子看看。卖服装的。。。其实我很讨厌做这个职业的人。那种小市场的贩子整天拉价讲价,谎话满天飞,不比政客差,人性都给扭得不成样了。人情味大概慢慢的给扭干了,明天再观察一下,看扭得怎样了。

等了一会,好友来了。
进来后开幕式的走了一圈,就一起出门了,哈,有点不人情,说我呢。
叫他把车子给开进门,回答不,说看一会就走。
到了集合点,还没多少人,赌钱的地方人倒是不少。
谈了一点事,不多时,便人潮涌涌。
然后我拿锣,好友说回了,应好,叮嘱多来串门开讲。
大概八点多一点,开游,结束时是十一点左右。

其实吧,今天晚上没风头了,嗯,这人虚荣心还有。
前面的领路人拿着一小红桶和一个叫仙草的枝,拔那个桶里叫圣水的水。
他走,我的锣就得响,嗯,到了有鞭炮的地方就停,锣也停。这个锣叫马头锣。
重量也不是吹的,整帮人最辛最苦的就是干这个差事的人啦,不过风头吗,也最多,哈哈。你想,你的锣一敲,后面就得走,没锣声就是停啰。
幸好我有一小绝招,就是我左手右手都能熟练的使用,一手臂不支,换另一手臂就解燃眉之急了,如此的换,力量是用不完的,至少坚持几个小时是没问题。
到了人口密集的地方,鞭炮就满天响,可以休息。但,别以为这样有多好,你试试老站在离响鞭炮两三米的地方瞧瞧,那声音就叫你够呛,还有那浓烟,呛你个不停。
经上次那教训,这次我学乖了,嘻嘻,响鞭炮我就把嘴巴张开,这样就可以减少耳朵承受的分贝,但结束后到现在还是一直耳鸣。。。都不知这次是几天呢!
至于走的路,倒是满长的,不过对我这身体,倒是没什么问题。
就这样走呀停呀,到十点左右,到庙前集合,准备过领村游了。
为什么过呀,呵,我们这庙里供的某某神,是和邻村一起轮流主次年的,今年我们这是主年。
每年一到这时刻,就会有戏瞧,至于到底为什么老闹矛盾,我这小辈是不清楚的啦。
等了不多会,还是不见继续,我的锣也叫人拿走了,呵。
不过再不多会,长辈和邻村的交涉后,还是决定继续游灯。
这次游是游到邻村,走一圈,然后就回来,但这一圈却是顶有趣的一圈呐。

开游的时候,哈,原来我的锣得在最前面,那个拔圣水的不需要继续。。。
但我的锣给人拿走了嘛,去找,到了那些长辈都在的宗祠,一问,说锣不需要走了吧,他们说不用。
我就回到众人所在的地方,高声说,我的锣不在。引来一大片笑声。因为嘛,我的锣不在,大家可都走不了呀。
然后有人叫我去找了,其实倒不是我找不到,是我听那些长辈说不要,就不拿,其实也知道他们是存心为难邻乡的。
这时有一小孩去拿了,我就顺势接过来。到这会,走是得走啦。

我就敲锣,开走啦,哈哈,走在最前面,敲锣,领着一大帮人。
但要命的是我不知道走哪条路。。。。
撇了一下邻村那长辈,知道这人是负责领路的。不过我也知道个大概。
但走得却飞快,快。。。。
我这人平时走路就比人家快,现在没有那拔水的在前面,就放胆的大踏步,完全不等后面的人。
也不是我就这么故意一意孤行的快速走着,是每到这个时候,大家都放快脚步飞一样的小跑。
目的吗,听说是不让邻乡的人上香。。。哈,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但这个习俗据说已经流传多年了。
半路上,我就飞快的走着,有好几次那邻乡长辈都过来叫我放慢脚步,但我还是飞一样的走,只不过不太张扬罢了。
每到叉路口,还是得放慢脚步,怕走错了,我不知道究竟得走哪条啦。
就这样讨黑脸的走着,到了末段,完全用跑的,呵呵。。。
直跑到宗祠,游灯结束啦。
喘得我有够呛,然后就吃柑桔,再小坐一会后,回来码下这个过程的概略。 0:27

Stabx
2006-2-13
[PR]
by shawl_qiu | 2006-02-13 01:42 | DIARIES

2006-2-8 Wednesday Cool 龌龊

2006-2-8 Wednesday Cool 龌龊

自我、超我:龌龊!
本我:字典里没有。

Stabx
2006-2-8
[PR]
by shawl_qiu | 2006-02-09 00:17 | DIARIES

2006-2-6 Monday Nicccccccccce 传统里传统

2006-2-6 Monday Nicccccccccce 传统里传统

夏正月初九或初大, 盛大节日一年一度中我们这.
大抵潮府这徙民, 皆有传统喜庆日子, 譬如这小地方我居住, 各区乡村在年过有一或两喜庆日全区乡村.
嗯, 热闹多人鞭炮红绿男女.
所在区我喜庆初九十, 因由毗邻村共伺之神衹输换主次日每年, 九主十次.

锣鼓笙箫旗仪帐塑神人俱全, 游敲打抬, 热闹点.
游敲打抬指人, 年换轮.
去今有我, 去旗今锣前.

晨黑电没起早走, 极早会家茶半会续出.
锣响, 召人齐锣先壹圈原地等,
全, 开人前我后即二游一圈.
完. 早上. 八点. 复家.

水茶电话唤友, 嘱十或过好.
水茶电话唤友会, 啸静美茶阳光觉尤好. 浮生半日一偷尤觉意切.

注: 文貌七巧板叠字其中自乐, 简字意会.

十点, 机嘟人一菜来箱箱袋袋多.
复坐片后人来俩姨表小.
再片后, 嘱摆桌盘碗碟筷勺菜几桌. 我妹姨表小帮, 一会好.
再片后, 挚友一到, 坐茶. 介维C与因挚友感冒, 服八粒四克. 我日服四粒二克.
再片后, 鸣响叠叠车人多进坐茶三姑六婆话南北.
十二近, 复人来,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多.
开席.

大中小各就其桌, 中我友姑妹与其男友舅表妹..., 大父伯叔姥..., 小小小小小多多.
吃吃吃吃吃吃吃吃吃吃吃吃吃吃吃吃. 够呛我, 食不过饱原则破.
末, 我挚友挚友出步至宗祠入观坐.
约一点三十.
坐中谈早锣我敲介观试敲, 一会出宗祠外见鼓试敲会.
欲走人来嘱拎锣乡一圈. 应好与友齐走我敲友敲至家前, 一友欲走送, 呆片堂姐女两交棒大敲数走, 一友续我走.
一圈复地, 人齐齐差头人. 观人多.
等, 器齐响, 等等等等等.
光热遮荫站等, 片头人到齐走.
两点右.
力不济, 手换, 左右右左左右右左换换换. 左右我皆擅用. 兴此技否不济.
走, 一圈一圈复一圈, 鞭响炮响鞭多多多.
步之遥火光声啸粉末烟尘排排复排排复排排.
又一圈一圈复一圈, 何时了了无茫.
知臂掌耳受罪, 无法法法.
未完, 走天涯.
幸, 火光声啸粉末烟尘之际得停得喘息. 憾片片成片片. 停停停走走走. 大...
路半一手起泡皮破酸刺痛持, 惊已力大耐, 力不竭. 叹锻炼用之此何用?
路半半路家见妹嘱水来得饮料罐, 饮未完交妹手续走.
堂侄女俩跟, 大外小内. 大可欣小可苡, 小名这方换官意谓有靠背椅, 常戏此.
一圈后遇妹再饮上饮料, 续走.
一圈遇妹, 有执新饮料, 我挥手示否.
圈圈圈走走走完.
午近五点.

宗祠歇息, 坐, 吃柑桔.
片后与熟人一走家各自.
路遇挚友, 原他与本地一人外赌在我走走停停中. 厌, 极厌赌. 批.
挚友表晚在本地一人饭, 许. 嘱我饭过过.
家, 坐, 觉, 臂抖耳鸣. 断抖无碍鸣不知. 觉鸣重. 现在尤鸣.

坐, 后浴.
饭备人齐坐, 我出购创可帖贴泡. 复回.
入席, 叔话题问天与我.
察廖讹数, 答驳少, 后沉默.
厌偏颇, 偏颇少言某原则一. 思原则貌也偏颇.
饭毕各得其所.

某坐出回.
片闻客来, 猜姨丈, 确.
坐, SMS傻姐姐, 稍外出, 携姨丈子名旭. 姨丈嘱片回.
旭诱某, 赌. 遭某批, 经妥协准五赌, 过不准.
赌毕, 看宗祠看戏看人看烟花回.
片, 姨丈回.
某费大时传统中传统至现.
尔鸣鸣中, 明朝如何... 1:12

Stabx
2006-2-7
[PR]
by shawl_qiu | 2006-02-07 02:18 | DIARIES

2006-1-30 Sunday Nice. 嘻, 很久没写日记了...

嘻, 很久没写日记了...

这个月也真够懒堕的了, 从一月一号到现在只写了一篇加这篇两篇日记.
无言以对呀.

今天, 是农历的大年初一, 今天也是我开始向人生路途奋斗的一个起始点.

今天早上醒来后, 出去走了一下, 遇到悦浩, 和他一起到了一熟人那, 坐了一会, 客套了一会.
没什么好说的, 过一会自己找借口先走了.

然后回家, 再出来, 回家, 再出来去买张充值卡.
听到清哥说, 叔父和奶奶回来啦, 走到奶奶的居室, 叔母在里边.
说了些不疼不痒的话, 叔父和奶奶回来了.
然后一起到我家坐, 午饭也在家里吃.
坐的时候, 嗯... 拿我开刀, 叔父使用了问天式的发问, 我只以一切靠自己搪塞他.
发问的同时, 父亲...这个东方, 老只会把火吹得旺旺的...
我以沉默回答.

过一会, 叔父出去到什么朋友家里坐.
叔母叫我把打算告诉她, 我以, 做事独来独往搪塞她.

开饭时, 我负责找奶奶和叔父回来吃饭.
他们都到熟人家里串门了.
奶奶好找, 叔父找不着, 打了个电话, 说在谁谁家里.
我说, 吃饭时间到了, 他说好.

等了有一会, 没见来.
嗯...
我和叔母商量着, 叫她再打一个电话催一下.
商量了许久, 直到叔父回来做罢.

在吃饭的时候, 父亲以一种势利小人惯使的行为, 讨好叔父.
图的什么呢?
图叔父帮我妹妹找个好一点的工作, 妹今年七月份大学毕业.
还有可能图叔父也帮我一下, 这个...我已经很明显的表示不打算求助于他.

下午在家, 和刘虫发了有一会的短信, 嘻嘻, 这个傻姐姐可不傻.
我已经很明显的知道她知道我比她大了, 不过她也没捅破那层纸.
联系了这么久, 也没正式通过电话, 只以短信的方式熟识彼此.
我也不大清楚, 为什么会以这样一种方式交朋友.
大概我是想把她当做影子吧.
我也很清楚的意识到, 一旦我们再做进一步的交流, 友谊可能破产, 统统的一切都可能破产.

然后接着看书, 那个长长的名著, 叫 战争与和平(war and peace).
真够长的, 长长的...
看了七天, 只看到第二部的第二章.
有十五部, 每部大概有二十章.
倒不是速度慢, 抑或确实长, 原因是将近过年那会, 忙的不可开交, 没什么时间可让我享受这个美味.
以前看雨果写的"悲惨世界", 也够长的, 看了十二天, 这一部不知什么时候才看的完.
且这个著作的中文翻译里面, 保留了很多法文和德文的对话, 这倒合我胃口.
但是看到现在也看不出什么名目, 不知是原著差劲呢, 还是翻译差劲, 还是两者都有.
前段时间啃了不少名著, 最有印象最有收获的当属"鲁宾逊飘流记"(Robison Crusoe)和"悲惨世界".

晚上饭后, 打算开车到朋友家串门拜年.
巧的很, 两个铁哥们都没在家门.
打了电话, 一个在亲戚家高饮,一个和GF逛街.
那逛街的在超市, 我托他帮我买些 vitamin C.
然后给个同学电话, 在家, 在睡觉. 原因是昨晚, 不知得说前晚还是昨晚了...没睡. 刚在觉觉.
我说,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他告诉我没关系.
呵, 其实, 我知道他是很想睡觉的, 很想的.
不过我既然已经出来了, 总不能掉转车头回家吧, 所以就装傻说, "好, 我过去".

到了睡觉的那, 遇着他母亲, 给她拜了个年.
就到睡觉的屋里把他弄开床.
喝茶呀, 打电话, 打电话, 打电话... 都是睡觉打的.
调集了一大帮人, 无聊的话, 无聊的话, 有些无聊的话的人走了.
剩下六七人, 然后啤酒, 啤酒, 啤酒, 都是一点点的.
再废话, 都不知, 他怎么交了这么些档次的人.
物以类聚, 哎, 和这人得保持距离, 要不然我也会被纳入这个圈子.

十二点的钟敲响的时候, 走啰, 我这人晚上十二点一到, 就回家.
回家里, 不一会, 电话响了.
嗯. 逛街的打来.
诉苦, 辛酸史, 赌-输钱-心情不好, 惹女朋友生气.
诉了这么一些血泪史, 然后叮嘱我, 不要和别人讲.
因他以前把一些阴暗史告诉了另一位挚友, 那挚友把这个告诉了女友, 挚友的女友把这个告诉了逛街的女友.
嗯, 转来转去, 该听的还是听到了.
不知, 我是不是也会转来转去. 大概不会吧, 我不喜欢三姑六婆的行为, 也没干过, 大概也不会干得漂亮.

眼睛叙瞟了一下时钟, 1:53, 很晚吧, 对不.
不晚, 我的作息在这时确实不晚.
凌晨三点或四点, 觉觉. 早上十点左右醒来.
一天也大概睡五六个小时, 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以前精力好, 可也没到这个程度, 且每天醒来还是光彩满面, 气色好得馋人.
哦, 思考过这个变化, 结论是现在每天吃的四克 vitamin C 的功能.
其实, 吃这个倒不是为了有好精力, 而是为了不得感冒, 预防流行病.
嗯嗯, 这精力的功效确是偶得.

突然, 想到了某人, 觉得有点愧疚, 对不起人家.
不过也罢, 这种关系这种现实这种距离, 继续下去势必是一粒苦疼的种子, 会越长越大.
前些时候放了些冷冷的冰水, 沷向这颗种子.
大概是见成效了. 2:01

Stabx
2006-1-30
[PR]
by shawl_qiu | 2006-01-30 03:04 | DIARIES


カテゴリ
以前の記事
フォロー中のブログ
最新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試写室にてwww
from 暴走
Tramadol use..
from Tramadol hydro..
Buy ephedra.
from Buy ephedra.
Vicodin.
from Dangers of vic..
doesn know r..
from doesn know rin..
svga video
from svga video
live cricket..
from live cricket v..
condo oahu s..
from condo oahu sale
canada hunti..
from canada hunting..
yahoo messen..
from yahoo messenger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