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06-1-30 Sunday Nice. 嘻, 很久没写日记了...

嘻, 很久没写日记了...

这个月也真够懒堕的了, 从一月一号到现在只写了一篇加这篇两篇日记.
无言以对呀.

今天, 是农历的大年初一, 今天也是我开始向人生路途奋斗的一个起始点.

今天早上醒来后, 出去走了一下, 遇到悦浩, 和他一起到了一熟人那, 坐了一会, 客套了一会.
没什么好说的, 过一会自己找借口先走了.

然后回家, 再出来, 回家, 再出来去买张充值卡.
听到清哥说, 叔父和奶奶回来啦, 走到奶奶的居室, 叔母在里边.
说了些不疼不痒的话, 叔父和奶奶回来了.
然后一起到我家坐, 午饭也在家里吃.
坐的时候, 嗯... 拿我开刀, 叔父使用了问天式的发问, 我只以一切靠自己搪塞他.
发问的同时, 父亲...这个东方, 老只会把火吹得旺旺的...
我以沉默回答.

过一会, 叔父出去到什么朋友家里坐.
叔母叫我把打算告诉她, 我以, 做事独来独往搪塞她.

开饭时, 我负责找奶奶和叔父回来吃饭.
他们都到熟人家里串门了.
奶奶好找, 叔父找不着, 打了个电话, 说在谁谁家里.
我说, 吃饭时间到了, 他说好.

等了有一会, 没见来.
嗯...
我和叔母商量着, 叫她再打一个电话催一下.
商量了许久, 直到叔父回来做罢.

在吃饭的时候, 父亲以一种势利小人惯使的行为, 讨好叔父.
图的什么呢?
图叔父帮我妹妹找个好一点的工作, 妹今年七月份大学毕业.
还有可能图叔父也帮我一下, 这个...我已经很明显的表示不打算求助于他.

下午在家, 和刘虫发了有一会的短信, 嘻嘻, 这个傻姐姐可不傻.
我已经很明显的知道她知道我比她大了, 不过她也没捅破那层纸.
联系了这么久, 也没正式通过电话, 只以短信的方式熟识彼此.
我也不大清楚, 为什么会以这样一种方式交朋友.
大概我是想把她当做影子吧.
我也很清楚的意识到, 一旦我们再做进一步的交流, 友谊可能破产, 统统的一切都可能破产.

然后接着看书, 那个长长的名著, 叫 战争与和平(war and peace).
真够长的, 长长的...
看了七天, 只看到第二部的第二章.
有十五部, 每部大概有二十章.
倒不是速度慢, 抑或确实长, 原因是将近过年那会, 忙的不可开交, 没什么时间可让我享受这个美味.
以前看雨果写的"悲惨世界", 也够长的, 看了十二天, 这一部不知什么时候才看的完.
且这个著作的中文翻译里面, 保留了很多法文和德文的对话, 这倒合我胃口.
但是看到现在也看不出什么名目, 不知是原著差劲呢, 还是翻译差劲, 还是两者都有.
前段时间啃了不少名著, 最有印象最有收获的当属"鲁宾逊飘流记"(Robison Crusoe)和"悲惨世界".

晚上饭后, 打算开车到朋友家串门拜年.
巧的很, 两个铁哥们都没在家门.
打了电话, 一个在亲戚家高饮,一个和GF逛街.
那逛街的在超市, 我托他帮我买些 vitamin C.
然后给个同学电话, 在家, 在睡觉. 原因是昨晚, 不知得说前晚还是昨晚了...没睡. 刚在觉觉.
我说,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他告诉我没关系.
呵, 其实, 我知道他是很想睡觉的, 很想的.
不过我既然已经出来了, 总不能掉转车头回家吧, 所以就装傻说, "好, 我过去".

到了睡觉的那, 遇着他母亲, 给她拜了个年.
就到睡觉的屋里把他弄开床.
喝茶呀, 打电话, 打电话, 打电话... 都是睡觉打的.
调集了一大帮人, 无聊的话, 无聊的话, 有些无聊的话的人走了.
剩下六七人, 然后啤酒, 啤酒, 啤酒, 都是一点点的.
再废话, 都不知, 他怎么交了这么些档次的人.
物以类聚, 哎, 和这人得保持距离, 要不然我也会被纳入这个圈子.

十二点的钟敲响的时候, 走啰, 我这人晚上十二点一到, 就回家.
回家里, 不一会, 电话响了.
嗯. 逛街的打来.
诉苦, 辛酸史, 赌-输钱-心情不好, 惹女朋友生气.
诉了这么一些血泪史, 然后叮嘱我, 不要和别人讲.
因他以前把一些阴暗史告诉了另一位挚友, 那挚友把这个告诉了女友, 挚友的女友把这个告诉了逛街的女友.
嗯, 转来转去, 该听的还是听到了.
不知, 我是不是也会转来转去. 大概不会吧, 我不喜欢三姑六婆的行为, 也没干过, 大概也不会干得漂亮.

眼睛叙瞟了一下时钟, 1:53, 很晚吧, 对不.
不晚, 我的作息在这时确实不晚.
凌晨三点或四点, 觉觉. 早上十点左右醒来.
一天也大概睡五六个小时, 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以前精力好, 可也没到这个程度, 且每天醒来还是光彩满面, 气色好得馋人.
哦, 思考过这个变化, 结论是现在每天吃的四克 vitamin C 的功能.
其实, 吃这个倒不是为了有好精力, 而是为了不得感冒, 预防流行病.
嗯嗯, 这精力的功效确是偶得.

突然, 想到了某人, 觉得有点愧疚, 对不起人家.
不过也罢, 这种关系这种现实这种距离, 继续下去势必是一粒苦疼的种子, 会越长越大.
前些时候放了些冷冷的冰水, 沷向这颗种子.
大概是见成效了. 2:01

Stabx
2006-1-30
[PR]
by shawl_qiu | 2006-01-30 03:04 | DIARIES

2006-1-27 过年了...

2006-1-27 过年了...

过年了, 一转眼间, 又将是一个春节的到来.
新的一年就是一个新的开始, 憧憬中.
我已预知明年, 或者说今年, 生活会多姿多彩.
不过这个过年还真是有点模糊呀, 又是公历, 又是夏历, 365天过两个年.

入乡随俗, 人在中国, 当然是过夏历的年了.
如果在国外, 那就过公历的啰.
其实我觉得, 过年过节, 过的是个气氛, 过的是个热闹.

祝我认识的认识我的对我友好的人, 新的一年里事事顺心! 1:00

Stabx
2006-1-27
[PR]
by shawl_qiu | 2006-01-27 02:01 | ESSAY

2006-1-20 管理.反管理

2006-1-20 管理.反管理

弱者不可能长久地控制着一个强者.
强者终究是强者, 醒悟(反抗)的时间就是形势改变的预兆.

以 原始质素, 后天质素 为准则.
单一的作用不能突出问题, 两者互相影响.

Stabx
2006-1-20
[PR]
by shawl_qiu | 2006-01-20 23:44 | ESSAY

2006-1-19 自由.民主.问

2006-1-19 自由.民主.问

自由是什么?

自由最基本的信条:
所有人在法律面前都享有平等权利。
非依法律规定,任何人不能被剥夺生命或财产。
个人自由不能随便缩减。
政府遵照受其统治人民的意原行事。

自由主义的基本原则: 言论自由、信仰自由.

自由主义的对头是谁? 集权主义.

什么是集权主义? 社会主义, 法西斯主义 都是.

什么是民主? 人民作主.

怎么作主? 人民有权参与国家政治,国家权力的来源即全体人民,人民並不是被国家统治的对象,而是统治国家的主人。

参与了多少? 你能投票选谁当国家领导人吗?

谁统治谁? 父母官是个常见词. 你统治父母了, 这样正常吗?

这样子的话能在现时的中国拥有"自由", "民主"吗?

大卫·斯匹兹在其临终前,为自由派人士写下了"信条":
尊崇自由甚于其他价值,即使是超过平等及正义。
尊重“人”而不是尊重“财产”;但是不能忽略财产在促进人类福祉上的积极角色。
勿信任权力,即使权力出自多数亦然。
不要相信权威。
要宽容。
坚信民主政治。
尊重真理与理性。
接受变革的必然性。
不要耻于妥协。
最重要的,要保持批判精神。

Stabx
2006-1-19
[PR]
by shawl_qiu | 2006-01-19 23:41 | ESSAY

2006-1-18 车


2006-1-18 车

人, 分很多类型.
车, 跟人一样, 也分很多类型.
至于到底有多少类型, 要详细罗列出来可不是件易事, 这事我不干.

用途吧, 有个人专用的车, 运输车, "出租车", "公车", "野鸡车"(这名字形象)...等等.
小如自行车, 大至货车, 皆是车.
正如, 小至婴儿, 大至八尺男儿, 皆是人. 难道不是?

分布, 如村镇, 都市.
都有车, 都有人.

外观, 这通常与所在的环境关系极为密切.
在村镇上, 看到的车, 其共同点是毫无光泽. 难得看到一辆车身光亮的车, 99%是新买的, 且新买的也不一定就是崭新的.
都市里, 很常见着闪闪发光的车身, 当然不全是这样啦, 但绝对是常见.
究其原因, 大概是都市里人多, 车多, 与车有关的行业多. 保养起来容易. 再则是与土有关的地少, 灰尘少.
村镇, 则与之反过来.
难道"村镇"与"都市"是一对反义词?

村镇里的人, 跟上面村镇的外观同理.
都市里的人, 与上面都市的外观同理.
原因也同外观.
让我很感叹, 生活中相似的地方真多.
"农村人","都市人"也是一对反义词?

繁荣, 人多, 交通工具多, 但并不是每人都拥有.
这也造就了服务大众的交通工具的多少, 取决于人口问题.
在都市, 各类公车, 出租车, 野车等等服务于大众的类型, 必然多于村镇.
服务行业等同此理, 也就是"多""少"问题.

猥亵想法,
可知性服务方面的多少跟服务于大众的交通工具多少成正比吧.
人们出钱就可以坐服务车, 有些女的跟这类车一样.
但服务车也分高低档次.
规律总是相似的, 缺少发现而与.

人是人, 不相同; 车是车, 不相同.
车似人, 人似车.
人倒是和车相同起来了, 真有趣.

乱, 待整理...

Stabx
2006-1-18
[PR]
by shawl_qiu | 2006-01-18 19:08 | ESSAY

2006-1-17 影子

2006-1-17 影子

过程经历就像我的影子, 他很低调, 很尽职, 无论什么时候, 都在我身边.

有光的地方, 就有他的痕迹.
黑暗中, 全是他.

闭上眼, 无论光明与黑暗, 都能见着他.

啊! 我的影子, 我的经历.
你挥之不去, 避之不能.

记忆好, 对我来说, 并不总是件好事情.
他像影子一样, 他就是影子.

有时, 我想记住该记住的, 忘记不想记住的.
可是, 影子啊影子, 影子就是影子啊! 11:32

Stabx
2006-1-17
[PR]
by shawl_qiu | 2006-01-17 12:34 | ESSAY

2006-1-10 对于当代的几个疑点

2006-1-10 对于当代的几个疑点

不多废话, 开山见山.

5. 权钱问题. 在现今这个社会(中国), 你如果两样都没有, 那就闭嘴, 老老实实做人吧.

4. 缺少信仰. 宗教是否就是盲目的? 不见得, 只有盲目的人才会盲目的全盘接受, 但中国教育已经产生了足够多盲目的人. 如果宗教毫无阻挡的登陆, 那近年教育的成就就会得到见证.

3. 中国人缺少激情吗? 不见得, 十年文革调动了千千万万人的积极性. 鄙人觉得国人不缺少激情, 缺少的是敢于怀疑.

2. 目前的中国教育是否真的在实行 "愚民" 教育? 至少有一点很像洗脑, 不停灌输同一思想.

1. 儒家思想 是否真的阻碍束缚了国人的思想? 韩国日本在当代倒是相当尊重儒家思想, 倒不见得他们的经济文化有什么落差.

P.GI
2006-1-10
[PR]
by shawl_qiu | 2006-01-10 14:03 | ESSAY

2006-1-7 冷.静.风.孤独

2006-1-7 冷.静.风.孤独

冷, 天气很冷.
这几天是"廿四节气歌"里的小寒.
手脚的感觉就像有无数冰凉的针, 在皮肤上划过一般, 冷又有刺骨的疼.
随着呼气吸气的起伏, 可以看到一丝丝白蒙蒙的雾气, 在鼻子上下忽隐忽现, 仿佛雾气也怕冷, 悠的逃走了.
不知大寒会是怎样的天气.

我, 坐着, 默默的坐着, 寂静的房间也安静的坐着.
唯一淘气的是那风, 呼啸的北风, 在门外孤独的乱闯, 乱吼.
风, 大概是想找个伴儿, 凑成一对, 孤独的热闹.
门, 被风用力的推着, 风, 可能想找我, 把我变成那一个.

一声沉响, 门被撞开了一条不大不小的缝.
风, 轰轰烈烈的一掠而入, 把那几盆在外边的花花草草摇曳的上下飞舞.

我, 慢慢的走了过去, 那风像对那花草一样的热情, 奔我而来, 我只觉像是泡在冰里洗澡一般.
叉手, 搂紧衣服.
快步走到门边, 使劲又不失粗鲁的送走了风, 闩上了门.

寒冷, 寂静, 又孤独.
我问自己, 送走了风, 这件事做得对吗?
他默默的想了一下, 没答. 19:09

P.GI
2006-1-7
[PR]
by shawl_qiu | 2006-01-07 20:14 | ESSAY

2006-1-3 恋.伤.绝.沉默的回首

恋.伤.绝.沉默的回首

恋, 第一次一厢情愿.
恋, 网恋, 我有幸出现于这种歧型的人际关系时代, 也有模有样的碰了这颗带刺的玫瑰.
哎啊! 痛, 被利刺扎着.
一张白纸, 一个透明的洞, 那根刺.
撕掉, 那个角落, 那个透明的洞.
联想不着的那根刺, 那个角落不见了.
恋, 歧型的恋. 被扎了一针, 那根刺, 那个洞.
白纸有了免疫功能.
尝试, 尝试; 保留, 保留.
有了免疫功能.
回首, 那根刺, 那根扎出了鲜血的刺.
回首, 沉默的盯着. 回首, 那扎人血的刺.
锋芒依然犀利.
我默默的盯着, 盯着她扎人血.
那扎人的刺, 嗜血成性的刺, 发现了, 血腥的味道, 一个受伤过的伤口透出来的味道.
花朵很漂亮, 她大大咧咧的绽放着, 香气满溢, 那馋人的花蜜.
蜂儿悠的过去, 那有花的地方, 香气的地方, 花蜜的地方.
绽开了, 那蜂儿不见了.
默默的回首, 默默的看着, 坚定的站着的伤口, 洋溢着血腥味的伤口, 目睹了这出戏. 22:28

P.GI
2006-1-3
[PR]
by shawl_qiu | 2006-01-03 23:32 | ESSAY

2006-1-2, 第一着棋暂时失效

2006-1-2, January 2 2006, Monday Nice / 第一着棋暂时失效

今天拉下面子, 自尊心, 到二伯父那求助.
无功而返, 其实这已在意料之中.
他向我指明, 向父亲和叔父求助, 呵, 父亲是无能为力了, 叔父我有九成把握是没戏可唱.
我还有另外一步棋, 就是我的二个舅父和我的姑父.
现在就剩这两步可以帮我实现想法, 最后一步就是靠自己了.

听二伯母说, 我一个表妹也想入我想进的行业.
回家后就到她那, 没在家, 只有她奶奶在.
得到消息, 她已入了另外一个行业, 就是我父母现在做的那行.
在我看来, 那个行业是一塘死水.
本来想找她合作, 现在看来, 这是一步坏棋, 只能由自己舞弄了.
其实这也不是坏事, 我觉得反而是好事.
只不过万事起头难, 唉, 感叹中.

祝自己实现目前的目标, 这是一着, 还有几着, 但建立在这着的成功与否之上.
另一着也是最无奈的一着, 希望不会走无奈的一着.

P.GI
2006-1-2
[PR]
by shawl_qiu | 2006-01-02 19:22 | DIARIES


カテゴリ
以前の記事
フォロー中のブログ
最新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試写室にてwww
from 暴走
Tramadol use..
from Tramadol hydro..
Buy ephedra.
from Buy ephedra.
Vicodin.
from Dangers of vic..
doesn know r..
from doesn know rin..
svga video
from svga video
live cricket..
from live cricket v..
condo oahu s..
from condo oahu sale
canada hunti..
from canada hunting..
yahoo messen..
from yahoo messenger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